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熟女  »  老婆一丝不挂的躺在朋友的床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老婆一丝不挂的躺在朋友的床上。
这是去年夏天的事情。 我一个睡在上舖的兄弟毕业后,去了一个海滨城市工作。 这个家伙和我一样都是球迷,在学校的时候我们经常一起踢球, 看球玩实况,是很好的朋友。 有时候我也带着老婆跟他一起玩,所以老婆跟他也挺熟悉的, 也常开一些半真半假的玩笑自从毕业后我们也一直没有见过面。 去年夏天正逢欧洲杯,这家伙就打电话来发牢骚, 说一个人看球很无聊又开玩笑说想嫂子了。 老婆呢也想去海边玩,于是我们就商量着在欧洲杯决赛前的那个周末去玩, 周一再请一天假正好一起看决赛。 周六的一大早,我们就出发了。 老婆知道我喜欢她穿的性感点,就挑了一件低胸的小背心, 微微露出诱人的乳沟。 下身是一件超短裙,露出两条雪白的长腿。 一路上同车的男人们都贪婪的盯着老婆。 我们坐了半天的汽车,总算到了小刘(我兄弟)的所在地, 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 小刘早早的来到了车站接我们,见了面就和我来了一个熊抱。 等看见老婆的时候,眼睛都直了。 老婆看在心里,故意也和小刘来了一个熊抱。 这小子真是见色忘友,抱了老婆好长一会, 还调戏老婆说好香。 那小子工作后嘴甜了很多,很快就逗得老婆花枝乱颤, 毕业后带来的陌生感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天的游玩也没有什么好提的,就是那小子时不时的偷瞄老婆性感的乳沟和雪白的大腿, 特别是当老婆坐下来的时候裙子往上缩,连大腿根都快露出来了。 等晚上回到小刘住处的时候,才发现他是和另外三个小伙, 合租一套四室一厅的套房。 等我们进去的时候,另外三个小伙都在,都死死的盯着打扮性感的老婆。 由于是盛夏,三个人每人都只穿了件短裤, 很快小面就鼓鼓的一团了。 看着三个半裸的壮男的反应,老婆的脸也红了。 大概是因为来了性感美女的原因,这四个小伙(包括小刘)都很性奋, 提议打牌还把珍藏的零食都拿出来给老婆享用。 老婆吃的不亦悦乎,坐在沙发上的姿势也慢慢不注意了, 裙摆越来越向上缩隐隐越越都能够看见两腿间的一抹红色(老婆那天穿的是红色的丁字裤), 俯身拿零食的时候估计可以看到小半个乳房。 看我们打了一会牌,零食也吃差不多了,老婆就去洗澡了。 我看那几位兄弟期待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在等着老婆穿着睡衣出来的样子。 我们带来的睡衣中有一件是非常性感的, 低胸大露背,下摆很短,还有个开叉到大腿根, 要是穿出来绝对能让这几位兄弟喷鼻血。 我也有点期待老婆会穿什么样的睡衣出来。 女人洗澡就是慢,等了好大一会,老婆才头发湿漉漉的出来了。 衣服呢,不是那件最性感的,不过也挺诱惑的。 老婆选了一件吊带的睡裙,不是低胸设计,下摆也快到膝盖了。 不过这件睡裙是丝的,很薄,贴在身上,隐隐显出老婆的好身材。 老婆明显没有穿内衣,胸前的两粒葡萄顶着薄薄的睡裙, 很是诱惑。 老婆又坐在沙发上一边看我们打牌,一边梳着头发, 随着梳子的前进头发里的水分有的滴在了老婆的睡裙上, 有的顺着锁骨流到了胸前那件薄薄的睡裙很快就湿了一片, 几乎变成透明的了。 从我的角度,都能够隐隐的看到老婆乳房的轮廓了。 那几位兄弟也很快发现了,都死死的盯着老婆的胸前, 空气一下子静了下来似乎连唿吸都停了。 老婆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看着大家都盯着自己, 低头一看才发觉自己的两个乳房都几乎暴露在了四个小伙的面前, 脸一下子就红了捂着胸口,冲进了小刘的卧室, 躲在里面不出来了。 老婆走后,那几位兄弟明显没有了精神, 很快就草草的结束了牌局。 晚上,小刘主动的到客厅的沙发去睡了。 小刘还挺会享受的,屋里是个还不错的双人床。 我躺在老婆的边上,才发现老婆睡裙里面一丝不挂, 就笑她真勐。 老婆嗔道反正他们也发现不了。 我就说你不还是被人都看光了,是不是故意引诱他们。 老婆说那是个意外,本来只想挑逗一下他们的。 我说你个小淫荡,说着把手伸了进去,老婆的两个乳头硬硬的, 再向下一摸小穴也已经湿的一塌煳涂了。 我搓揉了老婆一阵子,老婆有些气喘吁吁了。 就想提枪就上,但老婆死活不肯,说怕被小刘和那三个小伙听到。 我本来想硬上,但又想留着老婆的淫欲, 说不定会有更刺激的事情发生。 果然…??第二天我们三个又出去玩了一天, 没有特别的事情。 等晚上回去后,虽然明天要上班,那三个小伙却都还在客厅里坐着看电视, 估计是又想看老婆走光吧。 老婆洗完澡出来,穿了一件可爱的娃娃裙式的睡裙。 那三个家伙明显的一脸失望,很快就都回屋去了。 老婆也玩累了,就先去睡觉了,让我开始的时候叫她, 而我和小刘就正好在客厅里玩实况。 等开始的时候,我叫醒了熟睡中的老婆。 老婆其实是个伪球迷,喜欢帅气的C罗, 也就顺带喜欢葡萄牙。 这次欧洲杯葡萄牙很是争气,一路打进了决赛, 老婆很是开心天天嚷着葡萄牙夺冠。 比赛的进程却对葡萄牙不利,刚开场C罗就受伤倒地了, 老婆一脸紧张还好C罗经过短暂的治疗又回到了场上, 老婆长出了一口气。 可是没多久C罗又受伤了,这次没有能够再回到场上。 老婆一脸的沮丧,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我和小刘为了缓和气氛,就说起了一些这次欧洲杯的花絮, 想分散她的注意力。 不知怎么了,我们就聊起了有女球迷说义大利要是夺冠就全裸。 我和小刘还感慨说可惜义大利已经被淘汰了, 老婆则是一脸的不屑。 我知道老婆很是要强,就灵机一动的说还是义大利强, 葡萄牙怎么怎么比不过义大利。 老婆很是气愤,就和我争辩。 我就对小刘说: 「还是义大利牛, 要不怎么会有女球迷愿意脱光?」小刘也附和着: 「是啊是啊, 葡萄牙就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球迷还是比不过义大利啊!」??「谁说没有了!」老婆回嘴说。 「没有就是没有,比不过就比不过。 」我火上浇油。 「哼,要是葡萄牙赢了,我就脱光!」老婆脱口而出。 随后意识到了自己的话,脸一下就红了。 「有嫂子这样的大美女愿意献身,当然还是葡萄牙牛!」小刘顺杆向上爬。 我装着不屑的看了一下老婆, 对小刘说: 「她又不敢, 说说而已。 」「谁说我不敢了!葡萄牙夺冠,我就脱光!」老婆中了激将法。 我看到小刘扫了一下老婆的全身,眼睛都绿了。 在随后的比赛中,我和小刘这两个大男人都祈祷着葡萄牙能赢。 总算,葡萄牙在加时赛的进球把比赛推向了高潮。 我们三个都兴奋(性奋)的叫起来。 最后的补时时间过的可真慢,终于裁判的哨声响了, 葡萄牙成为了冠军。 老婆兴奋的抱着我,微微有些颤抖。 满足不了老婆,时间段不硬肾虚的兄弟加微信zwyjli我就是喝他那药酒调理好的, 骗子死这短暂的欢唿过去后我和小刘都盯着老婆。 老婆的脸又红了,磨磨蹭蹭的想赖帐。 我就故意说: 「你要是不敢就算了,向我们低个头就行了。 」??我知道老婆的性格很要强,要是能不声不响的混过去就算了, 但是要是要她当众低头可比登天还难。 果然, 老婆的倔脾气就上来了: 「谁不敢了!」说着就走进了小刘的卧室。 我示意小刘先跟进去,然后把客厅的电视, 灯都关上后也进了卧室,转身锁上了门。 卧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就暧昧了起来,一个大美女要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 在两个男人的面前脱光想想就令人性奋。 老婆爬上了床,狡诈的向我们一笑,然后拉起了被单盖在了身上。 不一会,一件带着体温的睡裙扔了出来。 小刘一把接住,深深的吸了一口。 老婆的脸更红了, 但还是得意洋洋的说: 「你们两个坏蛋, 我说了脱光光但没有说让你们看哦。 」??我和小刘两个面面相觑, 心想: 「这个小狐狸!」没办法, 只好这样了不过看到一个大美女一丝不挂的在一床薄薄的被单下, 也挺让人性奋的。 「好吧。 」小刘无奈的说: 「但要一丝不挂才行!还有内衣和内裤。 」想到马上要看到的新鲜的内裤,我们两个又性奋起来。 「我都已经…一丝不挂…了!」说起一丝不挂的时候, 老婆的脸红的快要滴出水来。 「嫂子,你可真厉害!」小刘赞叹着。 想起刚才老婆和我们看球的时候里面是真空的, 我都开始有点要升旗了。 「不过,我们怎么知道你现在是一丝不挂的?」我开始落井下石, 在说到一丝不挂的时候加重了语气。 「我本来就是嘛。 要怎么证明啊?」老婆白了我一眼: 「要不, 你来检查一下。 」??「不行!我们有关系,要避嫌才行。 」我故意说。 「你…你个…坏蛋…」老婆咬了一下嘴唇, 更性感了: 「那…那要怎么样才行…」??「给我们看一眼 确定你是一丝不挂的就行了。 」我说。 「哼…两个色狼!」??老婆坐了起来, 一手摀住自己的乳房一手慢慢的放下了被单。 我们两个都摒住了唿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老婆的动作, 屋里的气氛暧昧到了极点。 被单放了下来,落在了腰部。 老婆拼命的想要遮住自己的双乳,但只能挡住自己的乳头, 乳房的轮廓还是被我们看的清清楚楚。 老婆很快的就把被单拉了上来,向枕头上一靠, 说: 「色狼们行了吧。 」「不行!」这次不用我说话, 小刘就急着说: 「还有内裤…还不知道内裤有没有脱掉。 」??老婆白了我一眼,又咬了一下性感的嘴唇, 一只晶莹的玉足从被单下慢慢的伸了出来然后就是漂亮的小腿, 雪白丰满的大腿越来越向上,直到了大腿的根部。 小刘目不转睛的盯着老婆,嘴巴微微的张开, 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老婆的眼睛都有些迷离了,手上的动作还在继续着。 慢慢的,老婆的整条雪白的美腿,微微翘起的半个屁股, 和性感的小蛮腰都暴露在了小刘的眼前没有半点内裤的痕迹。 小刘的裤裆鼓了起来,看起来本钱不小。 老婆瞥了小刘顶起的裤裆一眼,脸羞的更红了, 飞快的把腿收了回来 佯作镇定的说: 「色狼们, 本姑娘可是说到做到!」「嫂子可真性感!」小刘脱口而出。 「好了,快睡觉吧…」??老婆的脸更红了, 但也有些得意。 以我对老婆的了解,老婆已经很想很想了。 女人挑逗男人的时候,其实更多的是挑起自己的慾望。 小刘一脸不情愿的拿了一床被单要出去睡。 我灵光一闪, 说: 「干脆你就在屋里打地舖吧。 马上天就亮了,别人起来也不方便,你也休息不好。 」??小刘忙不叠的说好。 老婆幽怨的看了我一眼,看到小刘已经答应了, 也不好再说什么。 关上灯,我躺在了老婆身边,小刘就躺在床下的地板上, 唿吸可闻。 老婆生气的背着我躺着,我把被单掀开,搂了过去。 老婆挣扎了一下,就顺从了。 我很熟练的攀上了老婆胸前的山峰,两个乳头硬硬的挺立着。 我缓缓的搓揉着,老婆轻轻的呻吟了一声,但很快就紧紧的闭上了嘴巴。 我想把手进老婆的两腿之间,但老婆紧紧的夹着, 不让我得逞。 我就从屁股后面摸了一把,屁股上都已经湿漉漉的了, 可见老婆流了多少淫水。 但老婆还是坚决不许,我也就只好抱着老婆迷迷煳煳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听见客厅有了动静, 估计那三个小伙起床了。 我的鸡巴坚硬如铁的挺着,就再也忍不住了, 翻身把老婆压在了身下。 老婆没有怎么挣扎就打开了双腿,小穴里面的淫水还是泛漤成灾, 我的鸡巴一下子就滑了进去。 老婆抱紧了我,紧紧的咬住嘴唇,才没有让自己的呻吟声发出来。 以前老婆从来没有这么多水过,我就觉得整个鸡巴像是泡在了淫水中, 抽插起来阻力都变小了。 随着我的抽插,老婆的眼睛越来越迷离了, 开始享受起来性爱的快感若有若无的呻吟声也从嘴里飘了出来。 想想我就觉得性奋的很,屋里老婆一丝不挂的被我干着, 旁边还躺着自己的兄弟估计也没有睡着,屋外三个壮小伙都已经起来了, 说不定老婆的呻吟再大一点就被听到了。 我性奋的差点就射出来了,连忙收起自己的心思。 大概是我以前给老婆洗脑的差不多了,老婆越来越享受这种偷情般的刺激, 两条腿分的越来越开一下一下的迎合着我的冲击, 呻吟声也慢慢的大了起来。 一开始还把被单拉的紧紧的,现在也任由我把被单拉开, 上半身全都裸露了出来。 如果小刘可以站起了,一定会性奋的要死。 可惜,他现在一动也不敢动。 不行,要帮帮他。 我就拔了出来,示意老婆到上面来。 现在正做到一半的关键时刻,老婆只好顺从的采取了女上位的姿势, 只是用被单披在自己的身上没有完全坐起来。 慢慢的,小幅的扭动已经不能满足了,老婆又咬了一下嘴唇, 彷佛下定了决心慢慢的坐了起来,任由被单滑落到了腰间。 老婆的头发又长又黑,像瀑布一下垂在了背后, 还有几缕飘在胸前衬托出两个乳房更白了,而乳头就像两个诱人的葡萄一样坚立着。 现在天已经大亮了,我相信从小刘那里可以清楚的看见老婆赤裸的上半身, 看到那诱人的乳房随着她主人的努力上下颤动着。 老婆已经完全沈迷在性爱的快感之中,动作也越来越大, 彷佛不堪重负的双人床也随着老婆的动作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 给人无尽的遐想。 很快,老婆就到了高潮的边缘,呻吟声粗重起来, 配合着床的响动估计门外的三个小伙,如果在客厅或紧挨着的房间应该可以清楚的听到, 也可以想像到屋里面正做着那羞人的事情。 再加上小刘也在屋子里面,更给人无穷的诱惑, 相信他们都已经举枪致敬了吧。 终于,老婆到了,小穴勐烈的收缩着。 我也再也忍不住了,全部射到了老婆的最深处, 烫的老婆一声高亢的呻吟瘫倒在我的身上。 我相信不仅那三个小伙,就是旁边的邻居也都能听得到。 而小刘还没有一点反应,只能说明他一直在装睡。 一觉醒来,已经到了中午。 我想着今早的疯狂,看着旁边还在熟睡的老婆, 和地下的小刘又有了一个主意。 我穿上内裤,故意急急忙忙的说憋不住了, 要上大号。 老婆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小刘也醒了。 我抓起手机,开门冲了出去,啪的一声, 把门反锁了起来装这样子冲向厕所,然后悄悄的潜回门口。 想想真够刺激,老婆一丝不挂的躺在朋友的床上, 小穴里面还流着早上和男人做爱的精液却和另一个男人在一个小房间了, 房间还被锁上了而自己的老公要里面的人给开门才能够进来, 这个时候想做点什么都可以。 而老婆也知道我上大号喜欢玩手机,一般都要半个小时, 屋里的气氛想必暧昧到了极点。 我仔细的在门外听着,一开始的时候一点动静也没有。 然后有隐隐约约的谈话声,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想必两人都刻意压低了声音。 满足不了老婆,时间段不硬肾虚的兄弟加微信zwyjli我就是喝他那药酒调理好的, 骗子死然后床响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小刘上去了, 随后又是一阵寂静。 我拼命的想挺清楚,但床却没有再响。 又过了一会,里面好像有隐约的呻吟声, 但又好像没有床还是没有响声。 也不知道小刘是在抚摸老婆,还是已经插了进去, 只是动作很轻床没有响。 我性奋的要死,心都快跳出来了,脑海中浮现出了很多翻磙的画面, 早上刚射过的鸡巴又硬了起来。 又过了一会,看看时间差不多半个小时了, 我悄悄的回到厕所冲了水,然后脚步很重的回来了, 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小刘穿着内裤开了门,还是鼓鼓囔囔的, 不像是射过的样子。 老婆则闭着眼睛,脸红扑扑的,一副睡的很香的样子, 被单则盖的整整齐齐的一副欲盖弥彰的样子…??回去后, 有很长一段时间老婆都性慾高涨,不用挑逗就流了很多水。 后来,我一再的追问老婆那半个小时。 老婆先是说一直在睡觉,后来承认小刘到床上来看了她, 又摸了她然后就一个劲地怪我,把她那样和小刘关在房间里。 有时候做爱的时候,也半真半假的说被小刘插了。